您的位置 : 文学网 > 小说库 > 灵异 > 阴冥劫

更新时间:2019-03-15 15:38:15

阴冥劫 连载中

阴冥劫

来源:袋鼠书城作者:娘子分类:灵异主角:程缺

主人公叫程缺的小说叫做《阴冥劫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娘子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未出生遭人算计,不足月被剖出母体,先天有缺,招厉鬼!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006章人祭

“哼,出了事儿想起找我了?”

外公冷哼一声打断王建中的话,怒道:“当日我们几个老头子怎么跟你说的?我们说老桥不能拆,要修新桥可以以老桥为根基,接着修筑。

可我们好说歹说,几把老骨头就差给你跪下了,你偏生不听,还一个电话给我们都送局子里去了,现在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,我管不了。”

听外公说的这么决绝,王建中一幅又悔又恨的表情道:“程伯,这~这事他也不能赖我啊,修那桥上头都是有规划的,我说了也不算啊。”

说完他见外公依旧无动于衷,又看向老村长道:“伯,您在我这位置上待了大半辈子,您给程伯说说,这上头下来的指令,是我这芝麻绿豆的小官说改就能改的吗?”

老村长冷笑一声,不咸不淡道:“你甭以为我不知道,这桥是上边让修的不假,可实际不是已经被你跟你那啥亲戚承包了吗?你不就是怕在老桥的基础上修建新桥,费时费力还少挣钱吗?”

老村长如此直白的一番话,说的王建中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,最后他一幅懊悔的表情,苦哈哈哀求道:“程伯,不管咋说,这事关人命,您不能不管啊。”

外公实际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他对王建中存了气,可人命关天的大事,只要是在能力范围之内,他不会坐视不理的。

外公跟老村长递了个眼色,二人同时站起来往外走去,我一看这光景,立马屁颠颠的跟了上去。

路上,老村长问王建中:“临河到底出了啥事儿?你仔细给我们说道说道。”

王建中一幅沮丧的表情道:“这事要说还得从老桥爆破的那天开始说起。众所周知,老桥建成距今已有五十多年了,桥面窄,没有扶栏,多年下来早已破烂不堪,成为了一座危桥。”

“可就是这么一座看似风一吹就能倒的危桥,我们接连爆破了五次它却愣是屹立不倒,当时我们只当是炸药填少了,猛加剂量最终把桥给炸了。”

“老桥一炸,新桥开工,可谁曾想这一开工麻烦来了,这桥怎么也修不下去,不是塌方,就是有人受伤,落入河中,不仅如此,守夜看建筑材料的老徐头,半夜甚至还见了~见了鬼……”

“哦?是什么样的鬼?什么时候见到的?”

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外公,听王建中说到这里似乎来了兴趣,打断他问道

王建中说:“事情发生在前天半夜,据老徐头说,他那时正在工棚里睡觉,忽然就被一阵奇怪的声音给惊醒了。”

“那声音像是有人拖着沉重的铁链摩擦地面的声音,‘哗啦,哗啦。’迷迷糊糊中老徐头还以为工地上来了偷材料的贼,于是他爬起来透过门缝往外瞧。”

“借着月光,他看见从临河里走出了一大群人,那群人打扮怪异,有穿着白色宽大囚服的壮年汉子,有穿着多少年代前的破衣烂衫的老头老太太,还有一些瘦弱的跟豆芽菜似得小孩,那群人排着长队,手和脚都被铁链束缚着,前面有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手持铁链牵着他们,随着那些人的逐渐靠近,老徐头惊讶的发现那群人全部表情木纳,浑身是血,并且,他们走路的时候全都是惦着脚尖的,除了铁链的哗啦声,其它没有一丝儿声响。”

“以前村里老人都说鬼走路脚后跟的不着地的,那么这群人……”

“老徐头这么一想,胆都快下破了,好不容易撑到天亮,直接卷铺盖走人,说啥也不干了。”

说到这里,王建中眼巴巴的看着外公,似乎希望外公能说点啥。

外公听完,面色沉重的跟老村长对视了一眼,二人眉头都皱的似能滴出水来。

凭直觉,我感觉外公跟老村长从王建中的描述中知道了些什么。

“那个老徐头,有没有说拿铁链锁着那些鬼的是什么人?他可认识?”外公蹙眉问道王建中。

王建中略一思索,摇头道:“他只说是个穿黑色斗篷的人,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那老徐头是那个村的?叫什么名字?”老村长也插嘴问道。

“后屯弯的,叫徐大义,是个老光棍儿。”王建中答完,又问道:“伯,你打听他干啥?他反正是不干了,咱们还是解决眼前的事情要紧。”

“眼前这事又是个啥情况?”没等外公他们开口,我迫不及待的抢先问王建中。

王建中支吾了一番,这才道:“那天老徐头被吓疯了,说话时也没避讳人,有几人知道了他夜里见鬼这事,就给传了出去,加上之前接二连三的出事,这下工人们谁都不敢开工了,没办法,我表哥就从市里请来了一~一个先生。”

说到这里,王建中偷偷的瞟了外公一眼,见外公没啥表情,这才接着说道:“那先生来后围着河滩转了几圈,说但凡修桥必先祭桥……”

“那你们祭桥了?如何祭的?”

听到这里,老村长忽然一把抓住王建中的胳膊,表情激动的打断了他的话。

老村长突兀的样子将王建中吓了一跳,我也纳闷他为啥会忽然变的那么激动,直到外公拉了他一把,朝他轻轻的摇了摇头,老村长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撒开了手,示意王建中继续说下去。

王建中继续道:“那先生还说,若是不祭桥,桥神会生气,桥就修不好。为此我们连杀了三天大牛,香烛纸钱烧了一车,好一番祭拜。你还别说,这么一番折腾之后,还真就能顺利动工了。”

“原本我以为这下总不能再出岔子了,可谁曾想,刚安生了两天,干完了一些琐事,真正往河里打第一根桩的时候,却怎么也打不下去了,非但打不进去,施工队每往下打一下,桩底下都会传出一阵怪叫声,那声音听起来像是某种动物的叫声,又像是人的悲鸣,特别诡异。”

“没辙,我们又把先生请了来,先生来后就命令人将桩往下打,打了两下,他听了下那怪声儿,看了眼桩的位置,将我跟表哥拉到一旁角落里,说这水下面有一个厉害的东西,它不同意我们在此修桥,劝我们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我们一听这话急了眼,这桥虽然被我们承包了,可从选址到规划,那都是经过上头拍了板的,怎么可能说算了就算了,算了我们跟上头也没法交代啊,于是我们就求着先生给想个解决的法子。”

“那先生似乎有些为难,后来表哥许诺他,只要他想法子将这桩打进去,就给他大价钱。”

“那先生看了看四下无人,这才悄声说道,既然牲畜祭桥不管用,那就送个人下去!”

“一听先生这话,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那~那不是让我们杀人吗?我一口否决,我王建中虽然爱财,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,杀人害命的事我不干,也没那个胆儿。”

“可那先生说,只此一计,别无他法,若不这么做,这桥修上十年二十年也修不起来。”

“那你们最后听他的了?”老村长问道。

我听老村长的话带着颤音儿,似乎特别紧张,再看外公,他也蹙眉盯着王建中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王建中摇头道:“我没有答应这事,先不说这法子好不好用,首先我就不太相信那先生的话,这桩打不进去送个人下去就能打进去了?这根本就不科学吗。”

“我不信,可我表哥却对先生的话深信不疑,表哥工程做的大,交际面比较广,还曾在香港待过,那地方的人特别迷信,表哥也跟着沾染了一些,于是表哥就问先生,如果要人祭的话,应该怎么做?”

那先生道:“这个好说,待我寻个方位,你安排个人在那里上工,河里的东西自然就会拉他下去,到时候再动工就万事大吉了。”

“第二天,先生拿了一个罗盘,在河滩上转悠了半天,后又坐船进了河里,可还没等他寻好方位,晴空万里的天气忽然刮起了一股黑色的旋风,那风柱有十多米高,四五米粗,平静的水面跟着翻腾了起来,水柱腾起老高,水点子跟下雨似得劈头盖脸往下落……”

“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岸上众人惊恐万状,有胆小者甚至跪在地上磕起头来,好在这妖异的一幕来的快,去的也快,约莫两分钟就退了去,周围又恢复了之前的清明,可此时再看河面上,只剩下了一条孤零零的船,那先生不见了!

猜你喜欢

  1. 情有独钟小说
  2. 空间小说
  3. 惊悚悬疑小说
  4. 神仙妖精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